看病难,难在看大病看病贵,贵在治重病

发布时间:2012-04-26 09:16:13

看病难,难在看大病看病贵,贵在治重病

赵正言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党委书记,浙江省政协委员

因病致贫、因病返贫、贫上加贫,这是很多儿童重大疾病家庭走过的路。去年开始,先天性心脏病患儿和儿童白血病患儿,开始进行大病救助的试点。但是,仅从儿科来说,还有很多类似的疾病,尚未进入医保范畴,比如血友病、比如再生障碍性贫血,比如肾病综合征;而且,这样的医保覆盖,也还有很多地区和居民尚未享受到。

我希望,少儿医保的覆盖率和报销比例,还能再提高一点儿;希望对大病、重病的保障制度可以更完善,特别是在政府财政有限的情况下,对于贫困地区、贫困家庭的保障能有所倾斜,区别对待。

我觉得,解决大病救助,除了政府专项财政资金的救助外,也需要政府、市场和慈善机构形成合力,将政府救助、商业保险、慈善救助打通,这一点,在今年的十二五规划草案中也有所体现——完善城乡医疗救助制度,发展商业健康保险。

不仅是儿科,这也同样适用于其他的大病、重病病人。希望这样的大病救治方式,可以普及全省。

还有一点,看病贵、看病难,其实也和基层医生的水平有关。我在座谈中就建议,要完善住院医师的规范化培训——所有基层医生,都需要在大医院经过5年的规范化培训,到了基层以后,就可以独当一面,可以让老百姓信任;同时,通过医保制度的完善,明确转诊制度,真正实现,小病在社区,大病在大医院。

本报记者 林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