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访谈|舒强书记、邵洁主任:儿童早期发展不充分会影响成年期健康和成就

来源:宣传中心 发布时间:2020-10-27 10:46:01

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妇幼司的指导下,各地妇幼健康机构和卫生健康工作者做出很多创新探索,为妇女儿童的健康保驾护航。10月23日,《健康报》“妇幼健康中国行”栏目走进浙大儿院,专访浙大儿院党委书记舒强教授、儿童保健科主任邵洁,围绕医院促进儿童早期发展的举措和亮点等展开交流。浙大儿院是本次主题宣传的第二站,旨在通过访谈全方位展现浙大儿院妇幼保健工作特色。

《健康报》记者:近些年来,浙江省在儿童早期发展领域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作为浙江省最高等级的儿童专科医院党委书记,请谈谈对儿童早期发展工作的认识?

舒强书记:整个社会对于儿童早期发展越来越关注。在2016年召开的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努力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同时也强调了要重视少年儿童健康,全面加强幼儿园、中小学的卫生与健康工作。目前国际上普遍把0-6岁作为儿童早期发展年龄段,特别关注的其实是0-3岁这个年龄段儿童的体格发育、心理行为,还有社会能力的全面发展。

有的人认为儿童早期发展只是一个教学问题,其实不是,它涉及体格、心理、认知、情感和社会适应性等很多方面。现在国家也在推托育机构,把主管部门放在国家卫生健康委,所以这是一个综合性问题。老话说“三岁看大”,0-3岁小孩生长速度非常快,三岁以前的健康发育和营养状况会影响儿童今后二三十年甚至更长时期的潜能发展。这个阶段,需要让孩子有一个比较好的教养环境、良性的刺激环境和比较理想的营养和疾病防治,要能满足特殊年龄阶段儿童的需要。

浙大儿院党委书记舒强

《健康报》记者:儿童早期发展具体涵盖哪些内容?

邵洁主任:如舒书记所说,儿童早期发展,其实跟我们平时大家都理解的早教并不一样,它的内容会更广泛。比如说成年期的代谢性疾病,很多都是胎儿起源,其他很多成人疾病其实也跟早期有关,所以早期发展做得好不好不仅关系到儿童身体体格生长、神经认知发育,还跟儿童远期的健康、未来的成就和收入等都密切相关,对于社会而言也有利于增强效率降低成本。

目前学术界对于儿童早期发展主要关注五大块内容。第一个就是保健康,也就是让孩子没有疾病,没有出生缺陷,还有做好一些感染性疾病的预防,促进孩子最佳体格生长。第二个是保证营养,要注意关注儿童是否缺铁和贫血,尤其是孕妇也要注意。对于贫血,很多人都以为只是贫血,并不不知道缺铁对神经认知发育有着远期的影响,会影响儿童神经、语言、认知和社会适应等很多方面。此外,蛋白质、能量或者其他的营养素,都跟我们的神经认知发展、体格生长和远期健康密切相关,都需要注意。第三块是回应性养育。在回应性养育过程当中,我们要了解孩子的需求,从孩子的视角出发,然后满足他的需求,促进他最佳的成长。第四块是安全,不仅包括环境的安全,比如说毒物暴露,还包括是否有意外伤害,身心伤害等。最后一条是提供孩子学习的机会,要创造机会让孩子获得身体的技能、社交的技能和自我情绪调控的技能。

浙大儿院儿童保健科主任邵洁

《健康报》记者:浙大儿院在儿童早期发展方面的重点工作有哪些?

舒强书记:浙大儿院还有两块牌子,一块是浙江省儿童医院,还有一块是浙江省儿童保健院。浙江省儿童保健水平的提高、业务的培训、网络的建设等方面工作,都离不开我们的牵头,同时我们的专家也参与到国家卫生健康委妇幼司一些标准的制定、指南的撰写,以及相关培训、检查、指导工作中。医院大部分业务,都跟儿童早期发展密切相关。

婴儿死亡率是反映一个国家和民族居民健康水平和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对于医院而言,婴幼儿的死亡率和新生儿死亡率其实也是临床服务水平的一个反映。所以,浙江省每年都会有孕产妇和围产儿新生儿死亡评审,我们会分析总体的趋势、找出哪些是导致围产儿新生儿死亡的主要原因,哪些因素呈现动态变化。

这些年来,我们结合儿童早期发展重点开展了以下工作:首先是加强新生儿学科建设。在这一块,我们医院可以说在全国是做得非常好的,也非常早,特别是新生儿的重症监护,我们在1983年就与美国HOPE基金会共同组建了新生儿重症监护室,成为全国最早建立,最规范的新生儿监护中心之一。我们培养了很多新生儿监护的医护专家,每年收治各类疾病危重症患儿1000余人次,成功抢救了出生体重只有515克的婴儿,我们曾在30年前成功救治了4胞胎新生儿,现在这4位姐妹已经参加工作了,为社会做了很多贡献。我们的新生儿内科,每年要接收近8000例的新生儿病人,其中3000例病人病情非常重。最近几年,我们新生儿外科也有一个大发展,在早产儿消化道畸形、重症的坏死性小肠结肠炎(NEC)救治上居于国内领先水平,年收治各种NEC及并发肠狭窄病例就达100余例。二孩政策出台以后,高龄产妇比较多,危重新生儿病人也比较多,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和新生儿外科合作得更加紧密。目前,我们已建立一个面对整个浙江和周边省市的新生儿救护中心,各地医院可第一时间联系我们NICU新生儿转运车,我们配备医生和护士专门去接送。

新生儿疾病筛查和结构畸形的诊断及早期干预也十分重要。浙江省十分重视筛查工作,1999年就开始在浙江省进行新生儿疾病筛查, 这个工作也是得到了国家卫健委的认可。浙江省专门成立了新生儿疾病筛查中心,进行统一管理,把好质量控制关。新生儿疾病筛查的主要目的是早发现、早干预、早期治疗,达到提高人口素质。从1999年至今,我们筛查了近1000万例的新生儿,发现了约1.5万阳性病人。这些病人筛查被检测出后,都给予专业治疗。通过治疗,这些孩子避免了致死致残的命运,不仅能够生活自理,有的甚至还可以正常的工作学习。我们浙江省挽救了1.5万名弱智病人,为其家庭、社会减轻了很多负担。在此基础上,我们制定了一个浙江省出生缺陷综合防治标准,这个对出生缺陷防治的标准化和精准化具有指导意义。

第三块工作是依托国家儿童健康与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国家儿童区域医疗中心,对临床上碰到的综合征,开展多学科诊疗,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MDT。我们定期组织多学科专家对具有综合征的重症病人、罕见疑难病人进行会诊,主要能够把这些疾病进行早期救治、早期的诊断,同时我们还会发现疾病的致病基因,在患儿的父母再次生育上给予专业建议。

还要一块工作就是促发展。我们是浙江省的儿童保健院,除了临床,我们还有保健的工作,涉及营养、生长发育、预防接种、母乳喂养、遗传性疾病早期诊断和干预等很多方面,我们儿童保健科、发育行为儿科专门开展这方面的工作。儿童保健科成立于1977年,现拥有一支整体技术实力雄厚的团队,承担了浙江省各级儿童保健机构的儿童保健管理、专业指导和业务培训任务,以及儿童早期发展的指导任务,还参与全国儿童保健规范和早期发展服务指南的制定,在全国都具有较大的影响力。

《健康报》记者:浙大儿院儿童早期发展工作的亮点和特色有哪些?

舒强书记:我们的儿童早期发展工作与政府的推动紧密相连,医院这一块工作得到了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我们专家的建议,省委省政府特别是卫生健康委都能够很好地去采纳和推动,我们的儿童保健工作与民生工程紧密相连,这一点可以说是我们工作的首个亮点。

第二个,是把保健与临床相结合,这是我们医院的一大特色。医院在开展儿童保健工作的过程当中,以强大的临床为支撑,发现的一些问题可以通过临床来解决。

第三个,是建设网络平台,这一点非常重要。除了浙江省儿童保健网络系统,我们还有多个跟儿童早期发展相关的网络中心,在浙江省卫生健康委妇幼处领导下,我们建立了浙江省新生儿疾病筛查中心、浙江省先天性心脏网络平台、生长发育的专科联盟等,都能够保障我们儿童早期发展工作的推动。

第四个,是科研引领保健发展。如果有一些新的研究成果,对于临床和儿童保健,以及儿童早期发展都具有很大的推动作用。儿童早期发展,涵盖的内容比较多,有的也可能要依靠引进国内外先进的技术和方法来促进儿童早期发展工作的开展,还有的要依靠我们自己科研的进步来推动。

《健康报》记者:医院先后获批国家儿童健康与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国家儿童区域医疗中心,医院接下去会如何利用国家级平台做好儿童早期发展工作?

舒强书记:成为“国家中心”是一个荣誉,接下来也是压力,我们将按照中心发展的定位、国家的要求去推动工作。首先,我们会推动科研工作,作为国家临床医学研究中心,要以临床问题为导向,去解决儿童健康,特别是儿童早期发展的一些难点问题和热点问题。我们将联合全国多家单位去推动这些临床研究,儿童健康促进发展是第一个重点研究方向,与儿童早期发展密切相关,将推动新生儿疾病筛查工作纵深化发展。这么多年来,我们对新生儿疾病筛查中筛查出来的遗传性疾病病人没有根治的办法,只是减轻症状或者抑制其从轻症转为重症。我们将与一些研究机构合作,研究怎样把这些疾病根治。最近诺贝尔化学奖揭晓,由两位女性科学家因开发“基因编辑”工具获奖,201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也由在细胞核重新编程研究领域做出杰出贡献的科学家获得,所以我们希望通过细胞和基因治疗来攻克我们遗传代谢病的治疗,这样能够给病人一个彻底的治愈。

同时,我们也希望通过多中心的临床研究,开展流行病学的调查。比如,很多儿童小时候贫血,最后有什么影响?有的孩子在小时候看着很聪明、很活泼,但长到高中以后,学习成绩又跟不上了,会不会跟早期贫血缺铁有关?我们希望通过两个国家中心平台去进行临床多中心研究。

二、加强高峰学科的建设。十四五期间,我们希望从高峰学科建设有一些突破,比如,机器人手术,能在全国小儿外科领域起到一个领头作用。医院引入了全国儿童医院第一台达芬奇第四代机器人,希望在学科建设方面将有所突破。对于一些遗传病,我们也在研究精准治疗,在细胞基因治疗、儿童器官移植方面有望有所突破。此外,我们还将与兄弟医院开展出生队列研究,这是按照总书记提出来的全方位全周期的要求来开展的。从孕前到孕中,再到出生后6岁,相关数据库都会在里面。同时,我们不仅有单单一代人的出生队列,我们有小孩的数据,还有父母亲的数据,如果需要,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数据,也会融合进来,意义非常大。这样,如果小孩出生以后发现了某个病,我们可以追溯到前面,对预防和遗传咨询都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三、加强数字医学、医疗信息化建设。要依托两个国家中心,建设远程医疗、互联网医院等,对儿童救治会有一个很大的推动作用;对儿科人才的培养,尤其是基层医生服务能力提升也大有裨益。未来,通过平台的搭建和建设,全省及周边区域危重患儿有望在半小时至1小时内转运至浙大儿院,提高危重疑难患儿救治成功率,那些疑难重症患儿有望获得更多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