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天,我在隔离病房

发布时间:2020-02-28 08:50:17 浏览量:1494

2020年伊始,跨过一个世纪,鼠年的脚步也是一步步临近,写对联,贴福字,办年货,年味越来越浓了。

当大家都在排年休假,讨论过年可以休息几天的时候,新型冠状病毒却悄然袭来,以为只是小打小闹,殊不知却是来势汹汹。

120日,隔离病房启动了,收了第一个疑似新型冠状病毒的孩子,当时和同事一起准备用物,帮着医院一早拟定的救治小组成员穿上防护服,隔离衣,护目镜。当时还帮她们打气,甚至还留影,没有想到在当晚的十点多,阿长就打电话说:“丹丽,明天你进隔离吧!

第二天一早匆匆忙忙和家里人说了一下就进了隔离病房。当时隔离病房已经收治了两个孩子,是表姐妹两个。大致了解了一下,病情还算平稳,流行病学史也是高铁途径武汉,只是还是有发热和咳嗽情况。因为隔离病房曾因为新生儿肠道病毒感染启动过一场,那会也是有幸参与护理工作,所以对于隔离病房的消毒隔离还是驾轻就熟的。大概最大的困难是在全幅武装的前提下给孩子抽血采标本了,幸好家长和孩子都很配合。当天下午大概五点多吧。两个孩子的第一次核酸检测报告提示全部阴性,当时想到的是第一时间告诉家长。隔着玻璃,孩子的妈妈流泪满面,一直梗咽,隐约能听到她一直在说谢谢,当时居然有点想抱抱她的冲动。这个时候才领会到:其实孩子们还小,他们隔离在隔离病房里面,没有多少心里负担,但是家长不一样。在自媒体时代,他们会接收到各种各样真实或者不真实的消息,心理负担可不仅仅是疾病所带来的。所幸两个孩子都是阴性,虽然还要等第二次报告出来,不过当时大家都松了口气。

123日,我上了第一个夜班,随着疑似病例的增多感染科整层楼腾空了,开始收住更多的病人,129日,隔离病房迎来了第一个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孩子,才三个多月的孩子。孩子胖乎乎的,很乖,很可爱。同时我也在领导安排下进负压病房工作。第一次见她,是和夜班护士交接班的时候,她看到我们进去,还对着我们笑,孩子病情还是比较稳定的,入住隔离病房后就没有发热和咳嗽情况,肺部炎症也是不严重的。她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眠状态下,很安静,除了对奶有要求。她住院前都是母乳喂养的,现如今却不得不离开母亲,所以喂奶就成了一个难题,她需求量挺大的,体重有8kg,每天至少要保证生理需要量,对于我这个未婚,没有抚养过孩子的人来说,喂奶就是和她斗智斗勇的一个过程,那真的是什么千奇百怪的招都使出来了。她喜欢听夸奖的话,表扬她,她就特别配合,还会来一个新年快乐的姿势,一旦说她不乖,她就变脸。这孩子真的萌的让人爱不释手啊,满满的母爱,几个金隔离工作的同事都纷纷表示特别喜欢这个孩子。

21日,夜班出来,阿长说会有人来换岗了,我们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不过要居家隔离14天。接到通知的时候居然还有点不舍那个胖胖的喜欢听好听的话的小姑娘,加油!

这两周的隔离病房工作经历,无论是疑似病人还是确诊病人,我们把自己保护的很好,就是对于一些生理需求会有点困难,所以也养成了12小时不喝水,吃饭不喝汤,不吃水果,12小时只出来吃饭,同时必须解决生理需求,节约防护物资。

以前觉得,白衣天使如同是我们的一把枷锁,锁住了我们的所有抱怨、不安、委屈和不公。现如今,白衣天使最美逆行者是我们的光荣徽章!有些事情在我们眼里只是平时工作的一部分,但是在很多人眼里,我们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情!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我只是茫茫战士中的一员,幸运的是我们有运筹帷幄的院领导在后方指挥布阵,有科主任及护士长准备充足的粮草弹药,我们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接下来的战场,交给你们了,加油,我的战友们,加油,我的强大的国!

imag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