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工作,晚上画图搞创新,爱捣鼓发明的杭州护士到底图个啥?

发布时间:2021-05-12 09:48:14
杭+新闻

记者 柯静 通讯员 陈晓华 童小仙 王雪飞/文

记者 张之冰/图


带加湿保护装置的喉管造口保护罩、站立式待产椅……这些与患者息息相关的“黑科技”全部来源于一线护士。日前,浙江省首届护理创新大赛揭晓, 78家单位486项成果专利参赛,最后有51个创新转化项目和41个创新培育项目进入复赛。

不久前,浙江省医学科技教育发展中心发布了《浙江省2020医学科技成果转化数据》,通过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数据库,截至2020年12月31日,浙江省医疗卫生机构的有效专利数共7675项,护理的发明创新越来越多。

白天工作,晚上画图搞创新,已经是杭州一名普通护士的生活常态。从图纸到成品,从概念到临床,从一个人到一群人,到成为一种现场。明天是国际护士节,本报记者记录下三位护士的发明创新故事。捣鼓发明的护士们,经历了怎样的卡口,又是如何解决了一个个困难?

出院新生的“礼物”
裘江英

浙大儿院骨科主管护师

“孩子得了这样的先天性疾病,我哭了三天三夜。收到包髋布的那一刻,我眼泪唰地流了下来,原来不止我一个人在为宝宝康复努力……”

一位家长的心声,让护士裘江英觉得自己的努力很值。她研发的包髋布,是浙大儿院骨科康复科病房里的“神器”,每个来这里进行先天性髋关节复位矫正的患儿,在出院前都会收到这份 “礼物”。

先天性髋关节脱位的患儿,如果没有在6—18个月进行手术复位治疗,18个月后将接受更为繁复的手术,否则伴随孩子的将是终生肢体残疾。复位治疗后,需要打3个月石膏固定。“给打石膏的小婴儿换尿不湿,很多家长的手都是抖的,手重了怕再次脱位,石膏和皮肤之间只有很小的缝隙,我们给小婴儿换尿不湿都快不了。”

家长越怕越不敢换。有的孩子髋部皮肤因为包尿不湿时间太久,起了疹子,后来成了褥疮;有的孩子屁股上粘满了石膏内衬的棉絮;有的孩子周身都有异味,石膏棉絮被漏出的尿液浸泡着。这个先天性疾病,让很多父母几近崩溃。

除了给手足无措的父母送上纸巾,搭把手,还能做什么?有一个可脱卸的包髋布就好了。裘江英上网搜索无果后,决定自己做。买来彩色双层纱布和魔术贴,踩起了妈妈的缝纫机,裘江英按纸打样,再缝纫,照着12个月婴儿的髋部大小,手工制作了一批可脱卸的包髋布,免费送给病房里的孩子。用的孩子多了,反馈也多了。“有时候还是会漏尿,包髋布能防水就好了。”裘江英查房时,家长的一句话点醒了她。

熬了两夜,第二代适用于髋关节石膏的包髋布诞生了。“按照儿子一周岁的包臀衣尺寸,用防水材料,12个月-18个月的孩子用,刚刚好。”以此为模板,裘江英为包髋布申请了实用新型专利,在科室护士长的牵线下,包髋布告别手工制作,杭州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帮助打样生产成品。算上第一代产品,裘江英已送出了百余个包髋布。

裘江英是浙江中医药大学护理专业本科毕业生,2008年她毕业那会儿,本科护士凤毛麟角。选择专业时,裘江英毫不犹豫选择了儿科。“孩子那种纯粹的笑容很打动我吧!”

裘江英有两个孩子,平时工作就很忙,还得搞发明,她怎么做到的?“时间真不够用,但想到能让小患者舒服一些,时间挤挤总有的。”平常工作中,点滴心得也成为她搞发明的灵感:留置针消毒用酒精棉片不方便,设计一个按压笔擦式消毒装置;癫痫患儿要监测异常脑电波,戴个帽子就能获取……裘江英说自己是个挺“大条”的妈妈,寒冬已过,手指头裂开的几道口子依旧裂着,她也毫不在意。但护理患儿,她却是那般心细如尘,眼中有光。